用户登录   |   用户注册    
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艺术评论| 时代使命 绿色赞歌——评话剧《塞罕长歌》
发布人:   |   发布日期:2022-09-05 15:14:12   |   查看:571   点赞    点击收藏

          

话剧,若想紧抓观众,就必须立足于厚实的生活体验、感人的形象塑造和深邃的思想表达,必须通过巧妙的情节设置,在极短的篇幅里,给观众带来心灵的震撼、情感的共鸣和精神的升华。作为诠释和演绎塞罕坝三代务林人创业精神的力作,话剧《塞罕长歌》就是这样一部构思精巧、思想厚重、震撼人心的文艺精品。
  由孙德民等编剧,河北省承德话剧团创排的《塞罕长歌》是以塞罕坝三代务林人奋斗史为主线,讲述了20世纪六十年代初,以佟保中、李斌、杨宁先等为代表的务林人,积极响应祖国号召,带领林场职工在“飞鸟无栖树,黄沙遮天日”的塞罕坝上建立机械林场,五十五载“战天斗地”,躬耕不息、植树不止,建设起“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海”的故事。

  故事情节真实感人是这部作品成功的主要原因。作为一部纪实性的话剧,真实是打动观众的最直接力量。塞罕长歌植树造林的感人故事是真实的,而话剧作为艺术作品,则需要艺术的加工。三代务林人,五十五年的坚守与躬耕,一部话剧的篇幅,不可能全景式的展示。编剧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在忠实于真实的前提下,将塞罕坝务林人战胜荒原、植树造林的故事进行了艺术的加工。剧作以三代务林人接续讲述的视角切入,在剧作主体上则巧妙的选取了第一代务林人的奋斗历程为主线,以第一代务林人生活和情感为原型,并从中截取了六女上坝、马蹄坑会战、林海干旱等一系列塞罕坝真实事件为主要片段,将第一代务林人住马架子、吃黑莜面、喝雪水、挑大粪等艰苦的生活场景自然的穿插在剧中,以点带面的将三代务林人始终如一、默默无闻的坚守,诗意的转化进跌宕起伏、起承转合的戏剧作品中,将故事的真实性与戏剧性巧妙的结合在一起。把五十五年的时间跨度,整合在短短的两个小时里,把三代人的青春故事与生活现实非常巧妙地融为一体。整个故事温暖真实,节奏鲜明,展现出较强的戏剧张力和结构美感,并一次次拨动着观众们的心弦,带领着观众进入到一个触碰理想和希望,体验崇高美的艺术洗礼中。
  鲜活的人物形象,是这部作品成功的第二大因素。和一切艺术作品一样,优秀的话剧要塑造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要展现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性格。《塞罕长歌》的审美价值,除了用感人至深的故事情节描绘出了塞罕坝五十五载绿色发展的恢宏画卷外,还用饱含深情的笔触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生动、感人至深的人物形象。
  佟保中是剧中的浓墨重彩刻画的一位人物形象。这位曾经在大幕拉开就要当“逃兵”的务林人,在上甘岭精神的感召下,留了下来。但留下就必须面对黄沙莽原、无法生活的恶劣条件,面对一次次低成活率植树和育苗的失败,面对无法堂前尽孝的人生遗憾,面对妻子的不幸离开。然而,面对白毛风肆虐、雨淞旱灾,亲人伙伴的伤痛离别,佟保中始终没有倒下,没有再次成为“逃兵”。而是一次次以自己坚定的意志和信念来力挽狂澜,带领队伍砥砺前行。正如剧中写的一幅对联;上联“一天三餐有味无味无所谓”, 下联“爬冰卧雪冷乎冻乎不在乎”, 横批“乐在其中”。这是何等豪迈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透过这激情豪迈的语言,我们感受到了一个充满了责任和担当意识的“碧血丹心沃新花”的“热血男儿”,这样的佟保中已经不只是在植树,他更是在播种一种信念,一种舍我其谁,久久为功的“塞罕坝精神”。也正是这样的精神书写,才能在舞台上化作一道光,澎湃出塞罕坝人的坚守、责任和奋斗激情。